呼吸道感染

注册

 
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

第一卷新的终结与开始第六章欧法莉尔qxqamrgg [复制链接]

1#
云南最好的白癜风医院

第一卷


    新的终结与开始


    第六章


    欧法莉尔


第六章


    欧法莉尔()坐在椅子上,仔细打量着眼前的少女,尤连不由的感到有些好奇起来。乍看之下,她的年纪似乎比尤连现在的**还要小一些,淡紫『色』的长发宛如绸缎般光滑,直达腰间。白『色』的发带分开了那柔软的前发,『露』出精致美丽的面孔,湛蓝『色』的眼瞳宛如宝石般的美丽,淡樱『色』的嘴唇微微张开,『露』出了甜美的笑意。一件白『色』的『露』肩连身裙完美的勾勒出了她那苗条秀美的身材,长至过肘的手套包裹住了那纤细的手臂及手掌,白『色』的布靴使少女看起来多了几分活泼,而她身后所穿的黑『色』金边斗蓬则完美的衬托着自己的主人,显示出了些许的学者气息。无论怎么看,这都是个美丽的少女,不过对于尤连来说,却有着别的意味。如果他的记忆没有错的话(是指这具身体,而非尤连灵魂的记忆),那么这个名字,他肯定曾经听到过,毕竟,没有哪个国家的国民,会连统治自己国家的王室成员的名字都不知道。“如果我没有记错的话,我曾经听说过这个名字。”尤连不动声『色』的拿起手边的茶杯,望向少女。“欧法莉尔.威斯特这似乎是我们国家第一公主殿下的名字吧。”面对尤连的询问,少女没有回答,但是,她的面『色』却黯然了许多。“曾经是……现在……已经不是了。”在少女的声音中,带着深深的懊悔,悲伤和痛苦。对于这位公主殿下,尤连所拥有的情报并不很多,他只是从这具身体的记忆中得知,这位公主殿下出生于散华之年十五月,是威斯特王国中人气最高的王室成员之一,这不但是因为她无双的美貌和悠扬婉转的歌声,更是因为这位公主殿下拥有着相当的政治手腕,在贵族中也有着良好的口碑。但是俗话说天嫉英才,在她十六岁时,这位公主殿下忽然暴病身亡,这件事在整个威斯特王国中都掀起了轩然大波……这已经是三十年前的事了。至于菲里克斯的记忆,则是从他的父母那里听来的,无论如何,他的父母至少也算是贵族的成员,对于这些事情,就算不必要也总是要知道的。他们甚至还经常向菲里克斯教导,希望他能够象那位公主殿下一样,成为聪明,拥有才干和能力的贵族。当然,出于对王室的尊敬,似乎并没有人去『乱』传流言,但是现在看起来,这位公主殿下,显然不是暴病身亡这么简单。即便欧法莉尔没有明说,尤连也可以肯定,她是被杀死的,而且是被人谋杀。一位国家的第一公主殿下被人谋杀,这无论如何都不是件可以轻描淡写略过的事情。“凶手是谁?”尤连立刻直入正题,他很清楚,凶手肯定不会是之前居住在这城堡里的贵族,不然的话,早就被抄家灭族了,王室又怎么可能眼睁睁的放任他们离开?但是这样一来,事情就变的非常奇怪,王室成员暴病死亡是惯用的『迷』『惑』大众的手段,这种手段用来骗骗普通人还行,王室内部和贵族们却肯定不会这么看的。特别是传闻这位公主殿下相当会做人,不管是王室还是贵族中间都有着很好的口碑,她的死无论如何也不可能是轻描淡写一笔划过,总会有人对此起疑才对,要知道虽然王室把持大权,但是贵族们的势力也不小,第一公主的死亡,总归是件大事,没有人不在意的。但是,面对尤连的这个问题,欧法莉尔并没有回答,她只是带着悲伤的表情,缓缓的摇了摇头。“那么,我换个问题。”见对方不愿意回答,尤连也不在这方面再追究,毕竟,那是她自己的事情,而接下来的,则是尤连的事情。“接下来,你打算做什么?”“做什么?”听到这里,少女微微一愣,她抬起头来,眼神中充满了『迷』茫和困『惑』。这也难怪,毕竟她已经死了三十多年了,如果不是因为尤连的出现,欧法莉尔恐怕将会永远以魔魂怨灵的形态生存下去,对于没有理智和智慧可言的魔魂怨灵来说,时间是毫无意义的。但是现在她已经重新取回了神智,自然不能够再象以前那样过日,不过欧法莉尔自己也很清楚,眼下的她只是个幽魂,而非人类,象这样的她,又有什么资格去奢望未来呢?“我不知道……”欧法莉尔思考片刻,随后轻轻摇了摇头,重新垂下眼脸,望向地面。“我不知道我该去做什么,我也想不到,我应该做些什么。”“既然如此,不如我们做个交易如何?”尤连将茶杯放回桌子上,望向欧法莉尔,后者则沉默不语,等待着他接下来的说话。“我可以帮助你恢复你的形体我可以帮助你塑造一个真实存在的形态,以便你象人类般的生活,当然,那并不意味着你变成了人类,不过我想这已经足够了。但是作为交换,我希望你能够为我服务,这个条件如何?”“你是一个法师?”听到这里,欧法莉尔第一次表现出了惊讶的情绪,她好奇的注视着眼前这个只比自己略大的年轻男子,无论如何也看不出对方的法师身份。“不。”尤连微笑着摇了摇头,否定了欧法莉尔的猜测。“我是一名骑士。不过这并不重要,对我来说,重要的是你的回答。”尤连注意到,欧法莉尔正毫不畏惧的望着自己,面上不带丝毫的羞怯,这从另外一个侧面证明了记忆中那些传闻的可信程度。这位公主的确拥有着相当的王室风度,她不象那些温室中的花朵,会因此而感到羞怯和不好意思,而且她的自我控制能力也是强的惊人,毕竟无论如何,她居然能够在看见人类之后,硬是用自己的理智控制住了已经濒临崩溃暴走的魔魂本能,这点就足够引起尤连的兴趣,事实上,即便是尤连自己,都无法确定,他如果变成了类似的怨魂,能否象面前这位公主殿下一样,保持如此的冷静。“你需要我。”那双湛蓝的眼眸中,闪耀着智慧的光彩。“没错。”尤连并没有否认这一点。“但是,你只是个小小的领主。”欧法莉尔嘴角微翘,『露』出一丝自信的笑容。“而我是王室公主,第一公主。”“过去是,曾经是,但是现在已经不是了。”面对欧法莉尔的说话,尤连同样没有退缩的意思,他注视着那张美丽的面孔,丝毫没有掩饰自己欣赏的目光,毕竟,美女总是养眼的,而一个美丽又聪明的女人,则更加养眼。“你说的没错。”听到这句话的欧法莉尔并没有失落,也没有悲伤和无奈,相反,她坚定的点了点头。“现在,我只是一个普通人……而我想,交换总是需要代价的,现在的我,并没有讨价还价的本钱,所以我想不出任何可以拒绝你的提议的理由。我不愿意再回到之前的生活中,那种恐惧,虚无,以及丧失理智的混『乱』痛苦我已经再也不想体会到了,与其重新回到那种形态,我宁可选择陌生而未知的未来……”说着,欧法莉尔的眼中,透『露』出了一丝坚毅。“毕竟,这是我选择的道路。”“很好。”面对欧法莉尔的回答,尤连满意的点点头,随后他站起身来,走到少女的身边。此刻的欧法莉尔漂浮在空中,她好奇而不安的望着向自己走来的年轻男子,一时间居然有些慌『乱』。“你打算怎么做?难道不需要法阵或者什么咒文吗?”“我说了,我不是法师,而是骑士。”尤连面上的笑容优雅而温和,同时充满了自信和骄傲。“不需要那么复杂的准备工作,我有更简单的方法帮助你完成这具身体……”说道这里,尤连停了下,他注意到了欧法莉尔『迷』『惑』不解的眼神。“你拥有强大的虚影魔力,这股魔力在你死去之后依旧没有离开你的灵魂。不过,我可从来没有听说过,你是位法师?”“我不是法师。”欧法莉尔困『惑』的摇了摇头。“我也不知道什么虚影魔力……我只是感觉到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我的灵魂深处,而在我活着的时候,我从来没有感受到这些。”“这或许和你的魔魂怨灵形态有关。”强烈的执念加上暴走的魔力,束缚住了欧法莉尔的灵魂,或许正是因为如此,沉睡在她身体内的虚影魔力才会觉醒,不过尤连也只是如此猜想,事实上他倒是很相信欧法莉尔的话,如果这位公主生前被检测出有虚影魔力施展才能的话,恐怕会被那群法师当成熊猫般的珍稀动物保护起来,又怎么会不明不白的在这么偏远的地方死于一次谋杀?“不过你不需要想明白这些。”尤连并没有在这件事上继续纠缠下去,而是继续着自己的说话。“我想你应该可以熟练运用这种力量,那么现在我要做的,就是在你的灵魂内凝结出一个核心来,等会儿你只要集中精力,将力量充满那个核心就可以了。我想这对你来说,应该不会是什么问题。”“我明白了。”注视着尤连一步步走进,欧法莉尔的表情有些僵硬,不过她还是很快点头回答道。而听到回答的尤连则『露』出了一丝古怪的微笑,随后,他伸出手去,『摸』向少女的胸部。“—!”虽然明知道自己是灵魂体,不会被凡人触『摸』到,但是看见尤连的动作,欧法莉尔的第一反应还是双手交叉挡在胸前,试图后退着避开。不过尤连并没有因此停手,相反,他舒展手臂,很快,他的右手就穿过了欧法莉尔的手臂和胸口,深入到了她的身体之中。对于尤连来说,眼前的灵魂也只不过是个灵魂体而已,虽然她看起来仿佛犹如实态,但是伸手过去却绝对不会遇到任何阻拦,毕竟,在尤连面前的,只有空气而已。所以,在确定已经掌握到对方的魔力之源后,尤连便闭上了眼睛。“终焉。”伴随着尤连的低语,四周的光线猛然一暗,随后强大的力量开始围绕着他的右手掌心开始旋转,凝结,改变形态。而对于欧法莉尔而言,这却是另外一种感受。对于少女来说,这也是她生平第一次让男人“进入”自己的身体,这对欧法莉尔而言,自然是感觉到惶恐不安和一丝羞怯。但是随后,她便感觉到,自己的身体内越来越热,一种说不出来的舒畅感觉正在冲刷着她的灵魂,那仿佛浪涛的炙热在少女的身体内肆意冲撞,而伴随着这浪涛的洗刷,欧法莉尔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变的越来越热,她紧咬嘴唇,努力不发出任何声音,但是却并没有办法阻止这件事的继续。随后,欧法莉尔只觉得自己身体内部的某处猛然一缩,接着,充沛而强大的炙热力量便暴发而出,几乎冲垮了少女理智的堤坝。“就是现在!”style7();

分享 转发
TOP
发新话题 回复该主题